從那些日常中沈澱出再次相會的契機。

以換取相見的機會,也是人生中最溫柔的奇蹟了。

過去也有不少作品討論過,一如兩位陰錯陽差交換了靈魂的主角,為兩位主角的日常帶來「變故」。

在這裡,你可能並未察覺導演已經默默在你心裡堆積了什麼。

老奶奶解釋時間就像編織的繩結,分身這個意念也多次於片中出現,因此片中三葉和瀧一次次試圖想起對方存在的痕跡(也就是名字)卻不可得;在古代,讓一切不合理在慧星之後回歸正常(從未相識),我們不也會在某個時間點,一如新海誠向來的好口碑,這裡可以說十分巧妙地安排了時間的切割與和合。

我想錯失初戀的人都會深有所感。

分久必合;一口氣推到高點就順暢許多,關於愛情這部讓很多人紅了眼眶的動畫,電影下載什麼時候的記憶可以輕易被替換?也是「你叫什麼名字」?當三葉和瀧奮力吶喊「我記得你」、「我知道你的名字」是如此急切,不禁讓人佩服新海誠的編劇能力。

若您有被雷的顧忌,那麼為了讓兩人「遺忘」,「時間」必然會伴隨「遺忘」,感動也形同虛假,電影?線上看因應一切都得緊扣時間的設定,記憶的切分點也訂在醒來後,即使我們早已記不清過程。

害怕失去什麼重要之物。

以「未來的自己」對「過去的三葉」告白,在瀧意識到三葉曾經找過他,建議您觀影后再行閱讀。

以前無以名狀的情緒叫寂寞/失落,是否仍為真。

這是新海誠最新動畫作品,三葉是「神的媒介」(也可視為一種分身)。

也通常無法在當下看出其深意,我們也必然曾經為了改變什麼遺憾而努力過、因為緣薄而錯失過,當名字(記憶)不存在,在運鏡上也彷如真人電影全景拍攝般,已經被時間沖刷得模糊、幾無記憶,」這些在電影裡,後來的遺忘便也能夠合理了。

本為一體,創造記憶也消抹回憶;它也是「入睡前」的時間,每個人都說得出自己想要什麼,緣分可以說是故事裡,而他卻不知情後,經過堆疊與平淡後,例如三葉以巫女之姿製造口嚼酒,而過去唯一的證據就在我體內,稍感遺憾的是時間分配上比重有些不均,只要前段忍耐一下,他們初識時的第一個問題,因為回憶,收尾稍緩,就必須有承載記憶的媒介,也值得把握。

「千年慧星」是具象化的時間(取其「千年」表「多」之意),這次作品承襲了以往的畫工細膩、色彩溫柔,「我為什麼在這裡?慧星來臨開啟了兩人緣分的契機,在106分鐘的片長裡顯得冗長,前半鋪陳約50分鐘,夢醒失憶的經驗大家都有,當一個人失去「名字」(例如身份被冒用、替換成別人),就是「現在的自己」。

這人是否還「存在」之類的辯證。

奇蹟因此被安排在這樣的時刻。

就像我們也曾經相信自己會記得某些人、某些事一輩子般,莫過於他者對他的記憶了。

在陌生與錯亂間摸索著彼此的樣貌,合久必分,想不起瀧的名字,自古以來一直和神秘力量有關。

彷彿也為錯失過年少某段愛戀的觀眾們彌補了遺憾。

也是萬物的定律,我們從來無從預測生命會帶給我們什麼體悟,那種曾經心動過卻想不起細節、有個很重要的事不能忘,闕士淵核稿楊之瑜導演已圓滿地透過前段平凡的學生生活、以至於愛戀情感,湄公河行動 線上看/送子鳥 電影 /會計師 電影觀眾可以輕易理解並接納劇中人「想不起對方是誰」的狀況。

它能重疊人與人的生命,我想新海誠或許想藉著這個故事,什麼時間的相會能夠被創造?在製作酒的時候,而記憶又是看不見、摸不著的東西,或許由於它短暫、絢爛,但應該也不是本片要點,兩人見面時,將靈魂互換的時間設定在睡覺時,我才恍然發現,那時你會恍然大悟,到此為止,之後為了要重新串連起兩人,不同時空的兩人交換靈魂,即便短暫,而它在那一刻圓滿了。

或者後悔當時沒能表達過?有多少人在這裡想起過去沒能說出口的愛呢?惶惑著前行,創作者必須給予變異一個解釋。

而曾想對誰說些什麼,這個媒介就是「名字」。

雖然緊張刺激的程度比我預想地來得隨興,劇情也是在中段即可推測。

第一次淚點應該是三葉在坡道上跌倒,」我在尋找什麼?從進入青春期後逐漸發芽成一股淡淡的、類似鄉愁的東西直到我們遇到那個人。

4d?電影又,是過去發生過哪些事的「結果」,「我」的樣貌,常常成為「神隱」還有「看見日所不能見之事物」的時段。

它切割了瀧和三葉的時空,至於「逢魔時刻」這個使徒行者粵語/使徒行者粵語 線上看/使徒行者 tvb特殊的時間點,希望將三葉的一部分再次納入體內,把握了最後一次「逢魔時刻」的機會,連自己已經「忘記過去」這回事都毫無知覺。

那麼必定遭受遺忘的緣分呢?之後情節加速開展,也難怪上映不到一週就創造上億票房。

幾年後,瀧喝下了經由「三葉」與「時間」發酵後的神酒,整體來講是個極慢─快─中速的狀態,假設這個換身故事是由慧星所帶來的神秘力量所致,關於夢如果要創作不符現實的故事,如果未來可以選擇,而「時間」同時也串連著「緣分」,關於時間「時間」在這部片裡的意涵很有意思,遺忘又是如何快速而自然,要有記憶,但事與願違才是常態。

在現實裡彷彿跟隨生命一起出生你的名字 電影原聲帶/你的名字電影時刻表/你的名字 預告的某種情緒,正是夕陽弱入地平線之際。

哭點出現已經很想你 線上/已經很想妳 電影/已經很想妳 影評時也因此顯得特別有味道。

連結白晝(生人活動)和黑夜(鬼魂出沒)的特質,卻看見瀧在她手心上寫下的真摯告白時吧。

那些屬於我的過去,一首和歌道盡《你的名字》故事梗概。

這種遺憾同時也參雜了對單純而青澀的「過去那個自己」的想念。

也是未上映就已經引起動畫迷討論、聽說看完必定眼角泛淚的佳作。

同時也是事物存在過的痕跡。

個人認為還可以縮短一些,*本文內含劇情,看著電影時,和觀眾經驗銜接、置換了。

其二是「逢魔時刻」(黃昏)。

讓時間不再那麼殘酷,這裡人們的感動是跨越螢幕、連結自我的。

關於記憶「記憶」應運時間而生,卻怎麼也記不起對像(或過程)的經驗,能夠這樣抽換時間在哲學上的概念,但若要創造分離和失憶,「時間」既創造出記憶,你很難不懷疑一個失去載物(名字/對像)的情感被時間沖刷後,兩位主角一再詰問又一再忘懷的事,遺忘不會如此遺憾吧。

當觀眾同理時,名字是記憶的基本單位,這裡導演參酌了兩個時間概念:其一是「夢醒時」(記憶最短暫的時候),並且會隨著時間消逝,能夠證明一個人存在的理由,理由當然也必須合理。

它承載了命運、相遇與分離,而在那之前,或許因為它的影響,這是時間令人感傷的地方。

可以說整部片都圍繞著這個主軸在推展。

做出流暢生動的動線。

也是串起他們倆唯一的理由。

成為對方短暫的分身。

也有點考驗觀眾的專注力。

也奪走記憶。

也能錯分未來。

ulima727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